首页  /  联系我们 /  电子邮件  /  English
 

朴炳光博士主讲“文在寅的外交战略与东北亚的安全走势”

发布时间: 2018-05-25     浏览次数: 10

201853日下午,复旦大学陈树渠比较政治发展研究中心2018年度主题演讲第13期(总第233期)在文科楼826会议室举行。来自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的朴炳光博士以“文在寅的外交战略与东北亚的安全走势”为主题发表了演讲。讲座由复旦大学陈树渠比较政治发展研究中心郭定平主任主持。韩国研究中心方秀玉教授、国务学院张慕辉博士参加讲座。朴博士的导师孙关宏教授也出席了讲座。

朴炳光(Park Byung Kwang)博士是复旦大学校友,在檀国大学获政治学本科与硕士学位后,1995年进入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就读,师从孙关宏老师,于1998年获博士学位。朴博士现为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INSS)东北亚研究室室长、高级硏究员,兼任韩国世界地域学会(KASS)会长,韩国外交部(MOFA)咨询委员,韩国空军(KAF)咨询委员,以及韩国民主和平统一咨询会议(NUAC)国际合作小组常任委员。曾任首尔大学外交系博士后硏究员,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硏究所外国人硏究员,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硏究中心访问学者,峨山政策硏究院招聘学者等。其主要研究领域包括韩中关系、朝中关系、东亚安全以及中国问题硏究。

讲座正式开始。朴博士首先简要介绍了文在寅外交政策的方向。文在寅政府组建后总体上面临的是一个不确定性显著增加的外交环境。就韩半岛而言,自金正恩上台以来朝核危机不断加剧。整个东北亚地区美中日俄之间的竞争显著升级。在全球层面自特朗普当选后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也在扩散。在这个背景之下,文在寅政府提出了以国民和国家利益为中心的外交政策,即与国民沟通、保护国民。对于文在寅政府而言,其周边外交最重要的对象就是美国,因此文总统特别强调韩美同盟的互惠发展。文在寅政府的地区外交主要包含三个向度,其一是构建东北亚合作平台,其二是新南方政策,其三是新北方政策。其中,朴博士着重谈到了新南方政策,这主要是指在去年萨德事件使韩中双边贸易受到冲击之后,韩国决定加强与东盟和东南亚地区的贸易关系,以缓解中韩贸易受冲击的影响。根据近期的一项数据来看,韩国对东盟的出口额首次超过了对中国的出口额,这是一个重大的新变化。

朴博士接着分析了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和统一政策。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的总体愿景是构建一个和平和繁荣的朝鲜半岛,即达成和平共存共同繁荣,进而实现和平与繁荣的良性循环。具体而言,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主要有三个目标,其一是解决朝核问题、实现永久和平,其二是朝韩关系的可持续发展;其三是实现朝鲜半岛的新经济地图构想。对韩国而言,北方是一个庞大的新的市场;对于朝鲜而言,他们也需要南方的资金支持其经济发展。然而,以往的南北《7.4共同声明》、南北《6.15共同宣言》、朝韩《10.4共同宣言》等多次改善南北关系的努力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功,这背后有韩国国内左右政治的缘故,也有国际局势的影响。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文在寅政府主要的战略包括促进朝韩关系改善与解决朝核问题同步推进,建立确保朝韩关系可持续发展的相关制度,以及通过互惠的协作创造和平统一的基础。这些战略的实施必须遵循一些根本原则,其一是必须由韩国主导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其二是要通过强大的安全措施确保和平;其三是要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发展南北关系;其四是要通过沟通赢得民意支持——这也是以往多次双方高层互动未能持续产生良性效应的重要原因;其五是要强化国际合作,尤其是与美国和中国双方的良性互动。文在寅主要面临的困境在于,如何和平地解决朝核问题、要采取哪种路径实现半岛无核化、实现怎样的半岛无核化?以及如何推动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和平体制?

接着,朴博士围绕南北首脑会谈,分析了南北关系当前的新进展。这次首脑会谈是自2007年卢武铉与金日成会谈十一年来的首次。2011年到2018年的七年间,金正恩从未释放任何明显的和平信号,却进行了三次核试验与几十次导弹试验。朴博士认为,近期金正恩突然释放和谈信号有三方面原因,其一是由于近年来愈发严厉的国际制裁——这证明了制裁对于推进和平的作用;其二是特朗普政府的不确定性使得朝鲜不得不采取更加稳妥的措施;其三是近期特朗普向朝鲜发出的战争威胁使得朝鲜逐渐趋于屈服。

本次南北会谈的一个重大成果就是双方签署的《板门店共同宣言》,该宣言要点包括。第一是再次强调南北关系的改善与发展,第二是关于如何缓和军事紧张、消除战争风险;第三是关于构建韩半岛永久和平机制。然而朴博士表达了对于《板门店宣言》中缺乏无核化的相关具体条款的遗憾。

在最后的总结中,朴博士认为目前的半岛状态尽管相比之前两年来的剑拔弩张已经有很大缓和,但仍然是不容乐观的。半岛的未来还面临着民族和解与国际合作之间的张力;无核化与和平这两大目标也由于朝方目前核力量状况而存在张力——能否在缺少无核化的背景下实现和平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近期即将进行的朝美首脑会谈则会对半岛的进一步发展起到重要作用,而美国对朝鲜的CVIDComplete, 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ismantlement)无核化要求也与朝鲜所能接受的分阶段、同步走的无核化方案存在张力。朝鲜半岛南北双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乃至未来的统一愿景仍然山高路远。

朴博士的演讲结束后,方教授对发言进行了点评。她首先提出了一种不同的解释金正恩突然释放对话信号的观点。一些韩方的朝鲜经济研究者认为,2015年朝鲜就曾经释放缓和信号,只是当时朝鲜的声音未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和认同,同时也未具备某种条件;另一方面,当下的朝鲜核能力达到了自身安全的预期,因此也就没有再进行核试验的必要。但方秀玉教授赞成朴博士对于半岛无核化仍然长路漫漫的评价。其次,对于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方教授认为特朗普看起来是一个不确定的人,但不确定中仍可以找到其确定性的一面即他的行为要受一定的限制,要有底线——不会人为制造混乱、不会违背国际准则,因此美国不会轻易地挑起对朝战争,而只是为了赢得它所预期的利益会给朝鲜施加更大的心理压力。最后关于和平与无核化之间的张力,方教授认为这两者不一定存在冲突,当下的朝鲜半岛其实就处于一个冷和平之中。方教授也对韩国和美国在对朝政策中的自私立场提出了批评。

朴博士回应认为,就好比韩国国内有政治上的左派和右派,方教授提出的观点差异主要是缘于不同的立场和对不同议题的侧重,他的个人观点与方老师的观点相比,就有点像右派和左派之间的差异。对于2015年朝鲜就释放和平信号这一观点,他认为更像是一种事后诸葛亮。关于特朗普政府的东北亚政策,朴博士赞同方教授所说的不确定性中存在确定性,但认为在分析时的侧重点不同,自己更侧重不确定性,而方老师更侧重确定性。朴博士认为,尽管在这类问题上往往讨论者都具有各不相同的立场,但他非常欢迎这种不同观点之间的碰撞和辩论。

最后,张暮辉博士等在场学者先后提出了关于目前政策与朴槿惠时期的区别问题、韩国外交政策的连贯性问题、驻韩美军去留问题、统一南北共处的路线选择问题、三方会谈还是四方会谈的问题、分步骤无核化还是利比亚模式无核化的路径选择问题等诸多问题,讨论气氛热烈。



(CCPDS 李俊达供稿;国务审校


 
复旦大学IPv6主页